设计奥运吉祥物,是一种愉快的体验

首页

2018-10-16

设计奥运吉祥物,是一种愉快的体验2016年里约奥运会和残奥会吉祥物作为奥运会的核心元素之一,奥运会吉祥物甚至比奥运会的会徽更加吸引眼球。

10月7日,北京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联合中央美术学院向全国十大美术学院发出“为2022冬奥设计”倡议,号召全国艺术设计工作者、专业院校师生、广大关注奥运设计的人士,积极投身到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设计工作中来,参与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相关的吉祥物设计和品牌形象赛事景观设计项目。 为了能在10月31日冬奥会吉祥物设计征集的截稿时间前有更多精彩方案出炉,中央美术学院与北京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特别主办了2022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设计论坛,让大家“头脑风暴”。

吉祥物是最受公众欢迎,最具纪念价值的奥运品牌形象,也是最受社会关注最易吸引青少年参与的文化活动载体,能够形象展示主办国、主办城市的文化魅力和精神风貌。 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奥运村里的一只流浪狗被运动员收养了,起名叫马斯克,它成为奥运会的第一个非正式吉祥物;1972年,官方吉祥物出现在慕尼黑奥运会上,它是一只腊肠犬。

而北京冬奥会的吉祥物会是什么样子呢?或许灵感就生发于吉祥物设计“前辈”们的经验中。

“当我们谈到奥运会时,谈的是一种愉快的体验。 ”2016年里约奥运会和残奥会组织委员会品牌总监贝丝·卢拉说,“吉祥物是奥运会的使者,是奥运精神的拟人物化表现。 ”她表示,设计吉祥物,需要讲出故事、引发公众的激情。 “比如里约奥运会的吉祥物维尼休斯,集合了所有巴西动物的特点,表情丰富,能够体现群体性格;而残奥会吉祥物汤姆,就是汇集了巴西各种植物的形象创造出来的,它的大脑袋上全是树叶,可以自由生长,也可以变出很多东西,代表了残疾人也可以创造奇迹、享受生活的意义。

”贝丝·卢拉说。

“我们在完善设计方案的时候征求了美洲最大的动画节AnimaMundi的建议,同时找6至12岁的孩子做调研,体现文化特色、全球普适审美与体育运动的特点。 ”贝丝·卢拉认为,吉祥物特别需要考虑儿童的需求。

同样的,日前火热出炉的东京奥运会吉祥物设计者谷口亮也得益于小朋友们的追捧。

“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东京八分钟的宣传片中有动漫等亚文化元素,我想到,人们想到日本,很多时候都能想到动漫,所以我并没有以动物来构思,而是画了两个虚拟的动漫形象。

在设计之初,我参考了东京奥运会会徽‘市松纹’的图像,也考虑体现传统文化;所以用武士的头盔形象设计了吉祥物‘未来’的头部,感觉头有点秃,所以将头部两边设计成机翼的样子。

”如果说奥运会的吉祥物主题是“日本+未来”,那么残奥会吉祥物“永远”的设计主题就是“日本+自然”——“一想到日本的自然,全世界人们都会想到樱花,但我在设计时弃用樱花粉红而用了深红。

”这个忍者形象的残奥会吉祥物和奥运会吉祥物一起,让谷口亮的设计得到了小朋友们的喜爱——三选一的“决赛”中,全日本小学生每人一票,选出的“最受欢迎方案”。 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吉祥物里约奥运会吉祥物设计的关键词是“自然、超能力与巴西文化”,而韩国平昌冬奥会的吉祥物白虎和黑熊则更多地在奥运会期间营造了友好的氛围——平昌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设计总监黄永素介绍,代表强健与勇气的白虎“Soohorang”和勇气与忠诚的黑熊“Bandabi”展现的是韩国的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中非常重要的核心。 吉祥物与传统文化的结合展现了文化和实力及整个国家的形象:“我们为它们设计了多种表情,从2016年吉祥物形象首发之后到奥运会开幕的两年间,我们5次发布吉祥物的多种表情形象;在奥运会举办期间,巴士车身上有吉祥物穿着韩服的广告,奥运园区的图示和路牌、纪念品商店等随处可见它们的身影。

”让贝丝·卢拉骄傲的,不仅是维尼休斯和汤姆在2016年火遍全球,更有吉祥物品牌战略的成功实施:“维尼休斯和汤姆除了每届奥运会都有的特许商品——有吉祥物元素的衣服、公仔、别针等等之外,它们还有官方音乐和官方舞蹈;我们为它们分别开发了单机版游戏,同时还在奥运史上第一次与乐高公司合作”。

贝丝·卢拉介绍,奥运会前一年,奥组委和动画公司CartoonNetwork合作,制作了32集每集两分钟的动画片,“成为巴西全年第二受欢迎的动画片”。

平昌冬奥会吉祥物Soohorang里约奥运吉祥物能够精准传达里约奥运会“3E”的品牌战略:精髓(essence)、参与(engagement)、难忘的体验(memorableexperience),这也是设计界专家岳昕所认为的吉祥物设计的必要要求:“角色一定是从立体角度出发进行设计,同时还要具有简洁性,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个独特的性格和五官表情。 ”他认为,吉祥物需要能够拓展角色形象,必须能够做出各种体验动作,同时还要适当考虑后期研发品类的公益需要。 “北京冬奥会将最大程度地利用2008年的奥运遗产,现有场馆的改造都将于今年全面展开、全面启动。 北京举办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品牌形象和赛事景观工作将全面启动,今年重点工作是吉祥物的征集,在今年随后将展开专用色彩、核心图形、二级标志的设计工作,2019年启动体育图表,2020年开展奖牌火炬设计工作,2021年将展开冬奥委会和冬残奥会场馆景观设计工作。

”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形象景观专家千哲介绍——吉祥物作为奥林匹克运动留下的独特遗产,将为中国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这是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和北京冬奥组委会的共同期愿,需要全国设计人共同参与携手共创。 平昌冬季残奥会吉祥物Bandabi。